冷战”年代英军克拉布中校失踪悬案

在漫长的“冷战”年代,下要说的这则与一名英国潜水员有关的故事,只能算“小菜一碟”。但是,它当初也曾轰动一时,而今仍是谜团一个。

1956年4月,前苏联尼’谢·赫鲁晓夫由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陪同,出访英国。18日早晨,赫鲁晓夫乘坐的轻型巡洋舰“奥尔忠尼启则”号在两艘苏联驱逐舰的护卫下,驶进了朴次茅斯港。

第二天早晨七点半左右,一个穿着闪闪发光的橡皮潜水衣的潜水员在两艘苏联驱逐舰之间冒出了水面,他脸朝上,在水面上像软木塞那样漂浮了大约一分钟,然后他把脚上长长的橡皮蛙蹼用力一蹬,就像一只墨鱼那样消失在水中。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苏联军舰上监视哨警惕的目光。第二天,苏联舰队司令V·F·科特夫大将在军官俱乐部会晤英国朴次茅斯军港司令菲力普·W·伯内特少将,就苏联军舰附近水域出现潜水员一事提出了非正式抗议。伯内特少将否认当时在苏联军舰附近有英国海军潜水员活动。他甚至告诉科特夫,设在距离“奥尔忠尼启则”号450米处的英国海军船只“弗农”号上的潜水学校那时正放假。那时,伯内特似乎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不久,莫斯科和伦敦之间频繁地就这一事件交换措辞微妙的外交函件。世界舆论为此哗然,西方报刊竞相报道,纷纷揣测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英国政府对此感到十分沮丧,严令知情者遵守《政府机密保护法》,保持缄默。尽管如此,有关这一事件的细节还是通过各种渠道泄露出来了。

这个出现在苏联军舰附近的潜水员名叫昂内尔·克拉布,是位英国海军退役中校。

克拉布自幼向往加入海军,1940年,大战爆发后的第二年,年已30的他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预备役海军志愿兵。1942年,他不顾一只眼睛失明,还是在直布罗陀的工兵班服役,主要任务是排除水雷和臭弹。克拉布身高只有1.67米,而且身材臃肿,本不适宜潜水。然而,他凭着如醉如痴的热忱,居然克服了生理上的不利因素,成了一名出色的潜水员。

战后,克拉布一度担任“弗农”号上的潜水队队长,被授予中校军衔。1955年,克拉布因大大超龄不得不离开海军。当赫鲁晓夫抵英访问时,他的职业是家俱推销员。

4月初的一天,克拉布同几个朋友闲谈时得意洋洋地说:“我要潜水去看看苏联军舰的底部。如果干得好,可以拿到60枚金币哩!”

原来,几天前克拉布在推销家俱时,遇到了一个自称叫巴纳德·S·密斯的中年男子,这个看上去颇有教养的史密斯先生对他说,在朴次茅斯有一件“非同寻常的差事”很适合他去干,酬金可观。这时酷爱潜水事业而目前经济上相当站据的克拉布来说,确实挺有吸引力。可是,史密斯没有想到肥头大耳的克拉布一喝酒说线日,克拉布给他唯一的亲人母亲写了封信。信上说:“我要去干一件事。是件简单的差事,我想两天后就可以回来……此信看完后请立即毁掉。”

4月17日,克拉布到到朴次茅斯。他和那个史密斯一起住进了沙利波特饭店,各占一间房。次日,也就是“奥尔忠尼启则”号驶进朴次茅斯那天早晨八点半左右,克拉布和史密斯离开了饭店,一整天都没有回去。据克拉布的几位曾一起在海军当过潜水员的朋友后来说,17日深夜,他们和克拉布欢聚过,游逛了好几个酒吧。

第二天早晨,按照苏联人的说法,克拉布在苏联驱逐舰附近浮出了水面。当天晚些时候有人曾在凯帕鲁斯·海德饭店的酒吧里看见过克拉布。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从此他就无影无踪了。

不久,克拉布的老板彭德克因他迟迟不归而担心起来。彭德克打电话给正在写克拉布传记的马歇尔·皮尔说,克拉布似乎出什么事了。可皮尔却不以为然,他与克拉布有深交知道这个人经常在承担秘密使命后就隐蔽起来。好多天过去了,仍不见克拉布回来,皮尔也沉不住气了。

两人合计后,设法与18日那天在朴次茅斯与克拉布一起喝酒的一个人取得了联系。此人在海军供职,获悉这一情况后,立即告诉海军部说,克拉布去向不明令人担忧。海军部的回答却是:“有关克拉布的任何情况都绝对不能泄漏!”

4月29日,海军部发表声明称:“海军退役中校克拉布在试验水下仪器时失踪,据认为已经死亡。”官方提到克拉布的死亡,这还是第一次。。一周以后,苏联政府就这一事件向英国外交部提出正式抗议。抗议书指出,朴次茅斯军港司令伯内特少将向苏联海军科特夫大将所作的说明,同连日来英国报纸刊登的报道相去太远。后者的结论是,克拉布是在为获取“奥尔忠尼启则”号的秘密而进行间谍活动时死去的。

苏联政府要求英国外交部予以澄清,抗议书措词十分强硬。英国首相艾登在接到抗议文件5天后向莫斯科作了简短的答复,承认苏方人员亲眼看到的那人大概就是正在进行“潜水试验”的克拉布。首相的答复最后说:“英国政府对此事表示遗憾。”

这样的外交辞讼实际上包裹着道歉之意,文登政府为此遭到反对派的激烈批评。同一天,即5月9日·艾登出席下院会议时,场内一片喧嚣声。但首相十分镇定,他冷冰冰地说:“发表推测克拉布中校死亡的声明是不符合公众利益的。”议员们的责询被顶了回去一受谴责的应该是海军部。最后,艾登还意味深长地补充道:“我们正在采取适当的惩戒措施。

然而,英国报纸却并不因为首相的这一招就停止了对克拉布事件的渲染。几天之后,艾登再次来到下院,他脸色阴沉,在议员们的嘲讽和指责声中慢慢站起身来,坚定地说:“关于这一事件,我已经讲过了。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艾登的这种态度似乎取得了效果,许多议员和公众开始相信首相也许确实只是在事件明朗化之后才知道“奥乐忠尼启则”号下面发生的事。他们意识到,不管这一事件背景如何,一旦曝光对英国绝无好处,至此,官方人士谈论克拉布事件总算告一段落。

克拉布在“奥尔忠尼启则”号底下究竟干什么?对许多国家的海军部门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难找。

苏联的巡洋舰性能优良。1953年,为了祝贺伊丽莎白女王加冕,苏联海军派出“斯维尔德洛夫”号访问英国。当这艘巡洋舰驶人朴次茅斯港婉蜒曲折的航道时舰长竟然拒绝英方领航员按常规为其导航。1.28万吨的“斯维尔德洛夫”号以相当快的速度行驶,顺利到达指定泊位抛锚。英国海军对此目瞪口呆。1953年秋“斯维尔德洛夫”号再次访英,仍然停靠朴次茅斯港。英国的潜水员在水下偷偷地将该舰底装置拍了照。不料风声走漏弄得好不尴尬。

“奥尔忠尼启则”号是“斯维尔德洛夫”号的姊妹舰,首次在英国亮相,英国人想了解它底下又增加了什么新的装置—在许多国家的海军部门看来,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但是,执行这项任务的克拉布到底是受谁指使,他又是怎样失踪的呢?在英国,人们对此有种种猜测。有些人说,克拉布不是死于苏联人之手就是被他们走了;有人认为克拉布的后台是英国政府。但也有人不同意这两种说法,他们指出:如果克拉布真的已落人苏联人的手中,不管是死是活,苏联都应法,对这一事件保持沉默才合乎逻辑;如果说是英国海军部策划的,那么完全可以挑选一个年轻一点的潜水员。

克拉布接受这项任务时,他因长期吸烟和经常酗酒历解湖评弱,并且已有6个月没下过水了。再次,如果是受官方派遣,他理应便用先进的呼吸器和配备助手;他浮出水面,说明他的呼吸器性能不良。有人猜测,是某个试图一鸣惊人的英国民间组织,或某些低层次的官员以60枚金币收买了克拉布,让他去冒这样一次险。

凡此种种,都只是猜想和推测。那个自称叫巴纳S德史密斯的人再也没有公开露面,没有他出来作证,又怎能断定谁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呢?可怜的克拉布或许在那天就已葬身鱼腹,或许他的尸体被找到后给连同他执行的最后一次使命之谜一起被悄悄地埋葬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